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情感故事 >

21岁女子两丈夫 离奇绑架案引荒唐婚姻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0:57   来源:www.starmeet.net   作者:口述实录网   人气:

21岁女子有个两丈夫 离奇"绑架案"带出荒唐婚姻

她,一个年仅21岁的女子,却是两个男人的妻子、一个3岁孩子的母亲。两张大红的结婚证上都有她与两个不同男人的合影,但其中一张结婚证上却是其姐姐的名字。因为一起蹊跷的敲诈案,一段荒唐婚姻才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……昨(17)日,记者来到大邑县晋原镇时,这事已被村民传得沸沸扬扬。

蹊跷

离奇“绑架案”带出一妻二夫

6月22日晚10时,大邑县城附近一个小村子里,李友与父亲正在家中看着电视,3岁的儿子超超早上被其妻子张霞带走后一直没有送回来,父子俩渐渐开始担心起来。此时,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打来的电话,让父子俩彻底崩溃了。“你儿子在我这里,要想他不出事,就拿两万元钱来取,否则我要收拾他。”挂掉电话后,李友立即瘫软在地,长得虎头虎脑的儿子被人绑架了,让他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。面对家徒四壁的困境,他也无法拿出两万元钱去赎回儿子。

这个陌生男人究竟是谁?他为啥要绑架自己的儿子?超超是在早上被妻子接走的,会不会与妻子有关?李友百思不得其解,选择了报警。

根据当地警方调查,发现了诸多疑点,孩子很有可能就在其母亲张霞身边,而那个打电话索要赎金的男子也很可能与张霞认识。次日早上5时许,在名山县茅河村,张霞与一名叫刘凌的男子被警方抓获,被“绑架”的超超正在床上熟睡。“绑架”案最终水落石出,刘凌也很快承认了自己打电话给李友索要两万元现金的事实。

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了一个十分荒唐的事实:张霞是李友的妻子,还生有一个儿子超超,而她却也是嫌疑人刘凌的妻子。她为啥会是两个男人的妻子?这个21岁的女子背后究竟上演着怎样荒谬的故事?刘凌又是带着怎样的动机“绑架”超超?

荒唐

冒用姐姐名字16岁少女结婚

昨日下午,记者在大邑县红光村见到了张霞和她的母亲。眼前的张霞脸庞黝黑,依然带着稚气,让人无法将她跟一个3岁孩子的母亲、两个男人的妻子联系在一起。“我都不晓得咋个会搞得这么复杂,只能顺其自然了。”张霞称,都是由于自己当时年龄太小,做事情缺乏考虑。

2002年底,她刚满16岁,读完初中二年级便辍学在家。不久,一个远房亲戚前来说媒,将老实巴交的李友介绍给了张霞,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,张霞便搬到了李友家居祝次年7月份,张霞怀孕了,那时,她还不到17岁,看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临近出世,李友家人不停地催促着两人办理结婚手续。但是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,这个结婚手续从何而来?张霞说,李友的家人当时出了个主意,她有一个亲姐姐,比她大4岁,当时刚好达到法定结婚年龄,于是,她从父亲那里拿来了户口本,冒用姐姐张英的名字,于2003年12月5日与李友办理了结婚手续。“我去他们家的时候,所有人都叫我张老二,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名字,所以结婚办得十分顺利。”2004年3月,张霞生下了儿子超超。

只身出门打工再度与人结婚

儿子出生后,李友更加辛苦地在外打工挣钱,而张霞则留在家中带孩子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张霞看着跟自己同龄的女子都在城里打工,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她便越来越不满足于每天烧菜煮饭带孩子,开始向丈夫提出要去打工的要求,但是几度都遭到了拒绝,两人由此渐生矛盾。去年初,张霞不顾丈夫的反对,毅然丢下两岁的孩子,到大邑县城的一家小餐馆当起了服务员。

渐渐地,经常在这里吃饭的一个男人刘凌开始注意到了张霞,两人开始熟悉起来。刘凌已经36岁,离过婚,且有个12岁的孩子,但他仍对张霞展开了大胆追求,经常对她嘘寒问暖,照顾有加。张霞也渐渐被这个男人所打动。去年7月,经过一个月的恋爱,两人办理了结婚手续。张霞再度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。“我跟刘凌说过,我是结了婚并且有娃娃的人,但他就是不相信,拿起户口本就去办了结婚证。”就这样,张霞跟刘凌公开过起了日子,与李友则过着有名无实的生活,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。

麻烦

姐姐即将结婚逼她归还“单身”

由于张霞冒用了姐姐张英的身份结婚,导致张英无法跟男朋友办理结婚手续,看着即将出世的孩子,张英的婆家开始催促起来。无奈之下,张英只好要求妹妹和李友办理离婚手续,还她一个“单身”的身份。但想要离婚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因为李友并不想让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两人这段婚姻成了一个棘手的事情。

“姐姐给了我3个月时间,说如果再不把她的户口还给她,她就要到法院告我了。我们都没有办法,这样的事情,我也理解姐姐,她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,原本还是姑娘家,却让她背了一个已婚的名声,现在还让她无法办理结婚手续,即使我跟李友离婚了,我姐姐都成了一个‘再婚’女人。”提起对姐姐的不公,张霞显得有些无奈。“李友是不会跟我离婚的,反正他知道我拿他没有啥办法,因为我又跟刘凌结婚了,属于重婚,我只能忍气吞声。”一边是姐姐索要她的“单身”身份,一边是丈夫死活不愿离婚,张霞实在想不出可以解决的办法,“我现在只好啥都不想,因为我已经走投无路了。”

悬疑

矢口否认“绑架”只是酒醉玩笑

至于刘凌“绑架”超超的事情,张霞矢口否认了,她说,那只是刘凌醉酒后的玩笑,并不是真正想要对孩子做啥,也没想过要敲诈李友的钱财。“当时我都在一起,如何可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做出啥嘛。”张霞表现得一脸委屈。

据张霞介绍,6月22日晚,她与刘凌带着超超在街上吃饭,刘喝了一些酒。后来,刘便拿起手机拨通了李友的电话,要对方拿2万元钱过来取孩子,否则要将超超弄死。“那只是他发酒疯,并没有真正敲诈的意思。”张霞再三强调。但在记者出门后,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:张霞与刘凌确实是在敲诈李友。因为张霞的姐姐要结婚,只好让张霞与李友离婚才能办理,而要与李友离婚,必须先要与刘凌离婚,但刘凌也不愿意,并要张霞支付2万元的损失费。双方为了达到共同的目的,便合谋策划了这起“绑架”案,让李友拿2万元钱来赎儿子。但具体是如何回事,只能由警方来调查定性。事发后,刘凌与张霞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警方刑事拘留。7月20日,因为张霞怀有身孕,被当地警方取保候审。

“前夫”另有说法否认冒名结婚

为了将事情的真相弄清楚,采访完张霞后,记者又来到了大邑县城附近李友家所在的村子。张霞的事情,早已被当地村民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。在一个好心村民的带领下,记者见到了李友的父亲及儿子超超。那是一间坐落在公路旁边的小平房,房间内凌乱不堪,很显然是一个缺少女主人的家。李友外出打工,并不在家中,由其父亲李新民负责带超超。下午3点多,一碗清炒红苕尖、一碗鸡蛋汤就是爷孙俩的午餐。

提起儿子与儿媳的事情,李新民不停叹气,“他们两个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回事,反正孙子造孽,自从那件事后,孙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一点也不活泼了。”3岁的超超抱着爷爷的腿,似懂非懂地听着,时而胆怯地看看记者,完全没有同龄孩子的童真与活泼。李新民说,刚把超超接回来的那段时间,孩子基本不说话,老是担心别人会把他带去卖掉。

随后,记者电话联系了李友,他否认了故意利用姐姐的户口办理结婚证一事。他称,去办理结婚登记的时候,因为妻子的名字与其姐姐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,是工作人员搞错了,自己又不认识字。现在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想给娃娃一个完整的家庭。

-律师说法

并不构成重婚

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刚:张霞与李友的婚姻应该属于无效,因为办理结婚证当年,张霞并没有达到法定年龄,这类婚姻不受法律保护。而张霞与刘凌的婚姻才算是合法婚姻,因而,她也并不构成重婚罪。解除张霞与李友的婚姻,只需到民政局提出解除婚姻关系申请即可。

-记者手记

出问题的不仅是婚姻

心理学教授刘树林分析说,张霞当时结婚的年龄太小,对婚姻问题处理得相当盲目,或许因为当时的处境,缺少关爱,就试图在外面寻找一个依靠,所以导致她早早成婚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与丈夫渐渐疏远,加之在外打工,在别人的追求下,她又想寻找一份安稳的爱情。这第二次的婚姻,估计才是张霞真正的爱情。

解除婚姻固然是张霞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,但就算她与李友解除了婚姻关系,这个21岁的女子与37岁再婚男人的爱情也值得再深思熟虑。张霞与李友的关系现在无疑陷入了僵局,而又有谁来为那个年仅3岁的无辜孩子的未来负责?(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上一篇:退休教师与保姆暧昧 家中命丧前妻之手
下一篇:没有了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